新闻联播
张雁灵:医生的幸福也是幸福

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经强调: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,更有尊严。毫无疑问,提升医务人员的尊严、价值和地位,提升医务人员的幸福感是当前医疗环境的新要求,更是医务人员发自肺腑的呼唤。

  “你幸福吗?”这个被称为2012年最热门的话题,其实早已在国内外医疗界引起注意:2010年美国2400名被调查的医生中有40%打算在未来 1-3年退出临床,另谋出路;在德国,三分之一的医生想放弃行医,三分之二的医生不愿意让自己的子女再学医;而国内某网站调查显示,90%的医生觉得自己 不幸福。似乎,全世界都面临着一个问题:当下的医生没有幸福可言。

  对于医生而言,幸福真的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的吗?《幸福终点——快乐的指引》一书的作者欧康诺说:“没有人说过医生不幸福。”但是,相对于其他行业而 言,医生更容易产生不愉快的感受。因为取得医学学历所付出的辛劳大大掩盖了幸福的体验。严格的训练、孤立、紧张的工作环境都使得幸福与医生背道而驰。

  然而,医疗行业关乎人的健康与生命安全,如果对此不重视,医生的不幸福感会带来很多问题,如职业倦怠、医疗差错、过度医疗等,甚至直接导致医疗人才的流失。

  就中国当下的医生而言,随时可能面对恶言相向和人身伤害的情况下,他们连最基本的生存权、生命权都难以得到保障,更别说尊严、价值和地位了。毫无疑 问,医生要以患者为中心,要尽力为患者解除病痛,但是我们在给医生提要求的时候,是否想到医生的一些基本权益也要得到保障?

  美国民意调查发现,绝大多数美国人一方面痛骂本国医疗制度“糟透了”,一方面又对自己的医生和医院赞不绝口。

  受历史文化等影响,加之我国当前处于社会转型期,我们不能强求民众都有如此理智的认知,但这并非说医生就无任何“幸福”可以追求了。本期,《医师报》 策划了这个专题,通过对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医院院长、行政人员、临床专家、大医院小医生、乡村医生等的采访,来阐释他们各自的“小我”幸福。透过故事,我们 发现,幸福说大也大说小也小,寻找幸福的通路可以是坚定的信仰、明确的目标、平和的心态、积极的奋斗,也可以是施善于人、知足常乐、感恩之心……

  如果说一个个“小我”的幸福,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实现。那么,关乎一个行业或者一个群体的幸福感,却是需要国家从法制层面、社会从环境层面、协会从执业层面、医院从管理层面、医生从自身层面而努力。

  归根结底,如何通过有力的措施,还原医务人员的积极性,让医务人员获得应有的尊严、价值和地位,让这个群体在治病救人的征途中自觉自愿地大放光彩,是值得整个行业乃至全社会探讨与思考的话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