协会公益活动
中国整形外科协会帮助患者维权

虚假的宣传、高额的收费、没有效果的治疗……1万多元的‘3D’彩光祛斑治疗换来的是灼伤般难忍疼痛,皮肤极度松弛的面容。两年多来的交涉让我身体疲惫不 堪,内心苦不堪言。我想把我在济南美容整形医院所遭遇的一切告诉大家,同时感谢中国整形外科协会的工作人员与法律顾问,让我在这场美容维权的‘灾难’中, 不再心寒。”

没效果每次治疗苦不堪言

当时医院的宣传资料称自己是全国十强美容整形医院,有“国际专家团队”、“108位世界级塑美专家”、“中国医疗质量放心诚信十强整形专科医院”等十几项 资质荣誉。更为让我动心的是,医院负责接诊的大夫李珍强调说,医院的彩光设备与其他医院不一样,是全省最好的进口设备,并承诺治疗无效会和其他医院一样予 以退款。

在接诊大夫的鼓动下,我一次性交了11400元治疗费。李珍给我的治疗方案是,5次“3D”彩光治疗,每次1200元;3次“黑脸娃娃”治疗,每次 1800元。第一次接受“3D”彩光治疗时,10分钟左右便完成,随后几天有斑处结痂脱落,斑有所淡化,但不到十天色斑全部返出,恢复到未做时的样子。 “黑脸娃娃”治疗与“3D”彩光大同小异,不到十分钟就完成,只是做之前在皮肤表面涂了一层黑粉。然而,黑脸娃娃在第一次做完后没有任何变化,价格反而比 “3D”彩光还贵。我有点上当的感觉,便要求停止了“黑脸娃娃”治疗,继续接受第2次彩光治疗。

按照治疗大夫的说法,彩光治疗一次比一次效果更好,但我每次做完之后,整个面部红得发紫,像灼伤一样疼痛难忍。每次做完时必须用冰块敷面,特别是做完第3 次的时候,疼痛严重到第3天才消退,苦不堪言。治疗大夫还动员我购买了医院的口服药与化妆品共计1400余元,结果全都无济于事。

我叫程伯玲,和其他女性一样,爱美,爱生活。

2011年11月,我到济南美容整形医院接受“3D”彩光皮肤美容治疗。当时我的脸部虽然有斑点,但皮肤光泽细腻莹润饱满,与颈部肤色相差无几。治疗后, 不仅一个斑都没有去掉,还出现了皮肤暗淡松弛,小狐仙色斑加重、毛孔粗大、下巴等多部位脓包过敏频发等症状。身边熟悉的人都不敢相信这是我在济南美容整形 医院“美容”出来的效果。

讨说法退款咋比登天难

在我的强烈要求下,治疗大夫停止治疗,让我到医务科协商退款事宜。当医务科以“没治疗完”为借口搪塞我时,我不禁感到心寒:4次治疗没效果,第5次就能出现奇迹吗?几经询问,院方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答复。

后来我得知,济南美容整形医院是一家私立美容院,原来的院长和治疗主任都是聘任的,早就不见了踪影。几次交涉后,院方找了一个大夫看了我的脸,承认面部斑 点非常严重,但是没有好的治疗方案,动员我再继续做做试试。当我询问如果继续治疗达不到效果能否全额退款时,医院不予承诺。因此,我坚决不同意医院所谓继 续治疗的方案,一方面不想让他们再拿我的脸做试验,另一方面从这家医院解决问题的态度看,根本不是一个诚信守法的医院。

我通过查资料发现,医院在2013年6月曾被国内知名打假人士王海以“虚假医疗广告”进行过举报,该院仅违法宣传表现一项即达5条,被举报内容共11条。我们不禁要问: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医院,为什么消费者的钱进了他们的口袋想讨个说法,比登天还难?

难维权让人心酸又心寒

十分钟左右的光波,一次上千元,斑重点的一个疗程则需数万元,高昂的治疗费,做完了没效果,不给说法让我心酸又心寒。

我的要求并不高,只是想讨回我的钱,没做完的部分共计5600元,做完的部分无效退款。不仅是该院接诊时给我们的承诺,也是当今美容业普遍遵守的诚信法则。

自从2011年踏进这家美容院到现在已经2年多的时间,我的身心疲惫不堪,内心苦不堪言。更严重的是我的脸自从做过治疗后,出现了各种不良症状,皮肤极度 松弛,没有光泽,特别容易过敏起痘。多次请美容业界人士判断为角质层被破坏,锁不住水分。我现在几乎每周要到当地最好的美容院做2次补水和修复护理,否则 便过敏起痘。我为这场彩光祛斑的“灾难”所付出的代价,已经远远不止2万元。